刘柠︱承平的平成:三十年来日本的所失与所得

时间:2019-09-09 13:39:24 作者:那琴村委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考生要妥善保管好自己的密码,不要把密码透露给他人,更不要让他人代替填报志愿。如忘记密码,可利用河南省普通高校招生考生服务平台的“忘记密码”功能进行密码重置,无法重置的,普通类考生请本人持准考证和身份证到报名所在地的招办重置,对口招生、专升本考生本人持准考证和身份证可到就近市县招办重置。 考生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志愿填报并保存,在规定的截止期前可以进行不超过两次的修改,以网上最后一次保存的志愿为准,填报时间截止后将无法更改。网上填报志愿后,县(市、区)招办将依据考生网上保存的志愿信息,打印出志愿表,由考生本人在规定时间内签字确认,并存入考生档案。志愿经考生签字确认后,录取时不得放弃。对口招生、专升本志愿和各批次的征集志愿,网上保存后不再签字确认,以网上最后一次保存的志愿作为投档依据。

现年55岁的乌马拉军人出身,是秘鲁民族主义党的创办人,曾在2011年至2016年担任秘鲁总统。他的妻子埃雷迪亚是秘鲁民族主义党的联合创始人。(完)

谷歌大中华区总裁石博盟。

平成三十载弹指,社会风土大变。过去二十年来持续不断的新自由主义方向改革的结果,从曾几何时被戏称为“日本株式会社”、号称“一亿总中流”的上班族社会,沦为百分之三十七点三(2017年数据)的劳动力为非正规雇佣者的境地,乃至重新酿成了被称为“下流社会”(社会学家三浦展语)的极化社会景观。且因老龄少子化的发展,老年人和外国劳工明显增多。常去日本的人会发现,首都圈的便利店和一些低端连锁超市的收银员,早已为外国人占领。前几年多为中国人,近年来则置换为东南亚和南亚人(以越南、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国为主),看他们胸前佩戴的工号牌,那用片假名拼写的一长串名字,莫说国人观光客难以辨识,就连日本人也记不住。

9月16日,男子组冠军、肯尼亚选手基普乔盖(左)与女子组冠军、肯尼亚选手切罗诺在颁奖仪式上合影。 新华社记者单宇琦摄

平成年代的涩谷街头(万圣节之夜,刘柠摄)

要对专项行动发现的问题进行深入分析,研究制定可复制、可推广的政策措施,建立完善长效机制,确保打赢打好全省污染防治攻坚战。

记者获悉,自2018年6月起至2019年5月,山西、辽宁、上海、山东、湖北、海南、四川、宁夏等8个省(区、市)检察机关将对监狱实行巡回检察试点工作,用以加强和改进对监狱刑罚执行和监管改造活动的监督,增强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实效。

平成元年出生的孩子,如今已三十而立,可还算是青年。但继“昭和”之后的“平成”年代,虽然满打满算,仅三十一年,却意味着人到中年之后的成熟岁月。平成年间,日本经历了形形色色的试炼:“冷战”终结、“泡沫经济”崩溃、阪神淡路和东日本两次巨震、奥姆真理教地铁沙林毒气事件、2008年金融危机……从“国际大气候”到“国内小气候”,从社会问题、经济恐慌,到自然灾害、核危机,可谓一应俱全,且每样都不比昭和期遭遇的小,可整个社会却像一个巨大的减震装置,吸收振幅,平缓颠簸,始终保持着平稳的运行。仿佛为检验机械强度的破坏性试验似的,在平成改元前的最后一个年度,又轮番遭遇了大阪北部地震、西日本豪雨和全国性持续酷暑,虽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社会仍然运转如初,无丝毫陷入混乱无序的征兆。所有这一切,充分表明:平成日本是一个高度成熟的社会。

中国是加拿大重要肉类进口国。彭博社此前引述加拿大政府数据显示,今年3月,加拿大向中国出口了33456吨猪肉,而去年同期为18628吨。与此同时,加拿大从美国进口的猪肉增加了41%。

2004年作为成都市特殊人才,引进至成都市川剧院,主演了《中国公主杜兰朵》《燕燕》《薛宝钗》《激流之家》《黎明十二桥》《白蛇传》《红梅记》《山杠爷》《岁岁重阳》《思凡》《拷红》《秋江》《阖宫欢庆》《白鳝观景》《三祭江》《打焦赞》《扈家庄》等40余出剧目。

广州塔(小蛮腰)位于广州市中心,城市新中轴线与珠江景观轴交汇处,与海心沙岛和珠江新城隔江相望。东方晨曦将至时,守望在城市之巅,摄影师用手中的无人机航拍沐浴在早晨第一缕阳光下的广州塔。俯瞰被晨光拥抱的广州塔顶,城市的远方与天地连成一片。

应该承认,平成年代的经济下行,确实带来了迥然不同于既往的全新消费模式和文化景观。正因此,从名牌箱包、高级西装到豪车金表等高档消费品,在国内市场早成了滞销货,多亏有中国观光客来接盘。高增长期时,街头上碰鼻子碰眼的大胖子不见了,满街瘦人,好像连身材都是被优衣库和MUJI“规训”的结果。其实在这种消费文化表象的背后,是萧条时代,收入减少而负担增加。国民为生活计,不约而同地自觉选择了合理而低碳的生活方式,且从文化上对那种逆时代而行的“反动”者,形成了一种压力,甚至“歧视”,客观上却反而“因祸得福”,收获了仅靠教化殊难期待的好结果。

这个联盟充斥着太多超强得分手,他们用十八般武艺为球迷奉献表演,砍瓜切菜般的得分激动人心,但这一夜罗斯的刷分带来的更多是感动。

而在今年3月的国务院机构改革中,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组建成立。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继续保留,其具体工作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承担。

1989年1月7日,皇居宫殿松间,平成天皇明仁继承皇家三件神器(剑、曲玉和国玺)

平成二年(1990)11月12日正午12时30分,平成天皇皇后正装出席即位礼

百年前,日本人口只有五千万。成为人口上亿大国,其实是拜近代化之所赐。但照目前的出生率推算,本世纪末,日本人口将重新跌回五千万。然而,此五千万不同于彼五千万:明治期以维新志士为代表的向上力量多是青年,而本世纪末的日本,将是高龄化率达四成的名副其实的老人国家。这,就是现实。老人,可以保守,甚至可以反动,但他们更需要福利。这一点,也是日本“民生大国”路线从生发到生根的内在动力。如此国家战略,从成形到做大,其实是拜平成之所赐。

《朝日新闻》报道,8月4日,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乘专用机访问了位于北海道最北端的利尻岛。这是两陛下在位中,最后一次访问离岛。8月15日,两陛下出席了在东京千代田区日本武道馆举行的第七十三回战殁者追悼式——平成年代最后一次国家追悼。据《皇室典范特例法》,明仁天皇将于平成三十一年(2019)4月30日退位,5月1日,皇太子德仁即位,日本将再次改元——平成已进入倒计时。

有些新闻的冲击力太大,对大人来说尚难消化,自然不应该再把这样的压力转嫁给孩子。激发大人恐惧、担心、沮丧情绪的新闻事件,同样也会激发孩子的情绪,甚至因为孩子的发展尚未成熟,没有能力理解新闻事件,这可能让他们的情绪变得更加强烈。

据说,平成的提案者是东洋史学者、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山本达郎。被采纳的主要理由,是把明治以降元号的罗马字首字母加以排列,“MTS之后,H显得比较稳当”——这里的M、T与S,分别指明治、大正与昭和,而H则指的是平成。与史上其他元号一样,“平成”亦源自汉籍。据小渊惠三对新闻媒体的解释,该典出自《史记·五帝本纪》中的“内平外成”,和《尚书·大禹谟》中的“地平天成”,意为“国之内外,天地和平”。

平成幕落,改元在即。但我相信,改元后的日本,并不会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其全部课题和矛盾,应该都是对平成的继承。从这个意义上说,清算平成,反思其所失与所得,很大程度上,也是开创未来。

不过,凡事都有表面与里面。已有文化学者注意到,御宅(OTAKU)文化中有种天然的保守性。如政治学者白井聪就指出:“凭借IT技术而普及化了的御宅文化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与右翼的亲和性骤然变大。一个说法是由于自民党工作团队宣传活动的诱导所致,但仅凭此说还是不能说明问题。因为如果原本就没有亲和性的话,无论外界怎样做工作,都难有实效。”网络右翼(Net-uyoku)平台、BBS“2Channel”上,有很多御宅族。自民党内的一些保守政客,本身就是深宅族,著名者如副总理麻生太郎,被看做是安倍晋三最有力挑战者的前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等。正是号准了脉搏,并看好御宅文化与政治主流的深层联系,2014年,执政自公同盟修改了《国民投票法》,把选民投票的法定年龄降低了两岁——从原来的满二十周岁下调至十八周岁。此法已生效,自民党可望收割处于社会经济主流之外的、从御宅族到蛰居族的部分选票。而随着社会后现代化的延伸,作为后现代文化的创造和消费主体,这个在经济上高度边缘化的群层,也许还会释放更大的存在感,也未可知。

果然,“平成”成了史上第四长的元号,平成年代被公认是近代以来的承平岁月。按说,日本人民该大满足才是,然而却不,平成年代最重要的关键词是“失去”,从“失去的十年”,到“失去的二十年”,“失去”的进程至今未被阻断,遑论逆转。但中国有些商业媒体,出于对日本社会半吊子式的理解,缺乏历史纵深的认识,看到大都会光鲜的外表和百货店、居酒屋、狄斯尼乐园的繁荣,便质疑“失去”的真实性,认为所谓的“失去的十年”“失去的二十年”,无非是坊间杜撰出来的“伪问题”,真实的日本不仅从未“失去”,而是“养精蓄锐,低调逆袭”云云。尽管对“失去”的理解,可能因人而异,但要知道,从“失去的十年”,到“失去的二十年”,并非中国媒体的判断,而是日本的主流舆论,是日本国民对经济一路下行之下,从个人资产到社会文化资源大幅缩水的肌肤体感。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我们实在无需也无法代表人家表态。正如日人也难以理解,为什么在北上广深拥有千万豪宅的中国中产,生活竟如此脆弱,动辄会因一场疾病而返贫一样。

笔者多年前曾在一篇旧文中写过,八十年代以降,日本始终在两条国家战略路线之间摇摆不定,一是“普通国家”化,即走政治大国(StatePower)的道路,二是“民生大国”(CivilianPower)化。但随着形势的发展,虽然从政治到舆论都已呈现“总保守化”的景观,在现实政治层面对“普通国家”化也有相当的推进(如防卫厅升省、解禁集体自卫权、出台“安保法制”等措施,未来自卫队升级为自卫军、修宪等议题也并非不可期),但在人口和综合国力持续萎缩的今天,纵然尚未“渐行渐远”,但其实已缺乏展开的动力。而与之相对的“民生大国”,则呼声甚高,且客观上与包括中国在内的邻国的发展方向有内在的一致性,可望得到进一步推进。

图为发布会现场。 赵赢 摄

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应询介绍了外交部长王毅7日晚应约同美国国务卿克里通电话的具体情况。据报道,克里称他在与王毅通话时表示,美方尊重中方处理朝核问题的办法,但不能再按惯例行事。

12月25日,人们在位于浙江淳安的杭黄高铁千岛湖站观看庆祝通车的民俗表演。新华社记者 黄宗治 摄

2019年白云湖文化旅游节将于7月7日(本周日)盛大开幕,此次文旅节将一直持续至8月7日,为期一个月。届时将有唱响泉城—寻找最美爱国童声比赛、“赏荷塘月色,品农家土菜”休闲体验游、灯光秀、广场舞大赛、旗袍秀风采展示、地方戏曲展演、摄影大赛等丰富多彩的活动,着力展示白云湖生态水韵文化,体现“水乡白云·江北生态明珠”的生态旅游魅力。

如此,年轻人不婚不育不置业,老人少食多动无“三高”,加上原本就相当完善的社会保障福祉体系,日本得以在经济下行年代不断刷新和保持了人均寿命世界第一的记录,今天已迎来了“人寿百年”的时代。据著名学者、前《朝日新闻》首席记者船桥洋一主导的智库“日本再建Initiative”的分析报告,目前的食品安全和社保体系继续推移,2007年出生的孩子平均寿命将达一百零七岁。

此外,一批科技金融项目、科技成果对接项目以及博士后进站项目进行了签约。

2018年8月15日,溽热中于北京望京西园

1989年1月8日,时任内阁官房长官的小渊惠三宣布“平成”元号

政治现场风向的变化,使战后自民党“中道保守”的传统受到挑战,派阀政治弱化,一向以“靠谱”著称的官僚阶层走向犬儒化,甚至臣服于政客,“反知性主义”(源自英文“anti-intellectualism”,即反智主义)、“忖度”等一般国民完全不解其意的关键词开始流行。不过,对普通人来说,“银发经济”“老后”“空家”“无缘死”等语汇,无论好与坏,代表正能量还是负能量,似乎倒更接地气。而与此同时,后现代化进一步深化,御宅腐女我行我素,草食男肉食女爱谁谁,不婚不育甚至无性无欲的生活方式庶几已定型为文化,且有坐大的态势。转眼间,蛰居族(HIKIKOMORI)人口已突破百万。尽管从文化上不能认为蛰居族“无所事事”,但在劳动力缺口一味扩大,职场一片银白的情况下,居然有上百万的若年层,终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沉迷于二次元,而不去公司打卡,创造财富,从社会主流视点来看,这种绝对的不揩油、不分羹姿态,无异于“拆台”,委实令中央和自治体政府一筹莫展。

2日,重庆小康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康股份)与百度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合作涉及到自动驾驶、车联网、云服务、智慧交通、商业生态、Apollo计划等领域,并在2018年共同打造两款智能网联汽车,一款是高性能节能汽车,另一款是超级电动车。

他说,新街场夜市集(Gerbang Malam)及旧街场二奶巷等景点,在假期及佳节期间是游客到访的热门地点,除了人潮,车辆也比平日多,到处都是车水马龙。

1989年1月7日,晨6时33分,昭和天皇裕仁驾崩,漫长而复杂的昭和年代终于划上了句号。但时间之水依旧,翌日,即改元平成。当初,在首相竹下登的主持下,仅用了不到半天时间,便从“有识者”提交的十个元号候补选项中,初步筛选了三个:“平成”、“修文”和“正化”。下午,召开由八位有识者和参众两院正副议长组成的元号恳谈会,“在异常沉重的氛围中,匆忙决定了‘平成’的新元号”。14时36分,由小渊惠三内阁官房长官在记者会上正式发表。

刘柠:《这么多年了,我们还是不懂日本》,东方出版社2018年9月即出

从81路“下岗”后,刘明安已开始熟悉新的线路,下周一,他将在40路公交车上开启新的“公交生涯”,“这是公交发展的趋势,调整是为了更有效地利用运力,我们要去不断适应变化,并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城市的发展,为市民的出行,尽好一份力。”

平成天皇退位的号外(产经新闻,平成二十九年12月1日号)

距离6月18日国家粮食局发布的《关于做好2015年油菜籽收购工作的通知》,已过去了一个半月,各主产区的菜籽收购细则依然悬而未决。记者截稿时获悉,目前江苏省率先出台了菜籽收购补贴政策细则,采取直补农户的方式,预计补贴额度0.1元/斤左右。8月4日四川亦开会确定了菜籽补贴政策,决定给收购企业每吨500元的政策补贴,补贴收购总量50万吨,收购价格4600元/吨(之前收购的数量不在此次补贴范围之内)。收购时间为2015年8月1日~9月30日。据悉,今年各主产区收购价较去年大幅下降,农户惜售,菜籽收购进度非常缓慢。据国家粮食局7月28日消息,截至7月25日,四川、湖北等9个主产区各类粮食企业收购新产油菜籽90万吨,比上年同期减少176万吨。据了解,目前已有的少量上市的菜籽价格已跌落至3400元/吨上下,环比下滑200元/吨,较去年同期的托市价格5100元/吨跌幅达33%。

平成年代的东京郊外(千叶新浦安,honmatakashi摄)

JCI是全世界公认的医疗服务标准,代表了世界医院服务和医院管理的最高水平,也是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认证模式,被全球医疗界誉为“金印章”。

(本文系《这么多年了,我们还是不懂日本》一书的代后记)